当前位置:主 页 > 作文展示 >

夏天

时间: 2020-05-11 19:10:07 作者:admin 点击:
  乌云不请自来,耀武扬威,要霸占那虚空。那浓墨抹黑了天空,犹如名家的水墨画。乌鸦好像无事可做,扑棱着翅,热闹的刮刮叫。那荏弱的黑猫,此时好像从某处醒了过去,睁着绿色的眼睛到处观望,肉体奋起的迈着轻捷的措施。老鼠也偷偷的钻出洞,探头探脑嗅探讯息。饿的瘦骨嶙峋的,好像很不幸。那常在蔓密的枝头清唱的杜鹃鸟,此时好像不告而别,不见了踪迹。紧迫压制的感情究竟从心底的不知名处所冒了下去。有如现在,我望着表面的乾坤,站在窗前。
 
  窗子上好像遗留着许多小孔,不知是何年何月那个开凿上去的,真是有心人。风像猖狂的蝙蝠,大张着彩色的党羽,赤色的眼睛表露出嗜血的个性。它们成群结队的扑了过去,黑糊糊的。把百页窗击打的啪啪响,瞥见我,却很清高,轻视。不打一声号召,好像不是甚么好客人,我非常不喜欢它们。日间像个乖孩子,颇有规矩。到了阴雨天光降,便四处任意的浪荡。一群无味而又顽皮的小家伙!我想它们的怙恃早就想好好经验一下它们了,叫你不听话!
 
  我饶有乐趣的看着窗台那些小孔被吹得呼呼响。风刮得很猛,像布满活气的青少年历来都很起义,不满的感情老是压制不住,非得和这天下过不去,唱反调。
 
  我看了好一下子,不觉眯眼,转过身,寂然面对着这异样寂然的暗中的小房间。它很小,没有甚么光芒透进来。老是让人觉得很窄小。房梁上悬挂着一只收回暗黄色光芒的白炽灯胆,下面沾满了蛛网和清淡。当然这微微的亮光是远远不能让我合意的,为此我常与措辞粗野长着大胖腰的女房东打骂。她老是不屑地说:要走,请随便!我坳无非他,只好作罢。
 
  房内湿润的气息老是恰如其分的找到我的鼻子,固有的一声不响,被我嗅探到。它能忍耐患了,可是我不克不及。几回萌发想搬出去的动机。然而懈怠随遇而安的习惯却老是牵着我的腿,拉着我的手,不让我走。我频频看着繁重老旧的行李箱,苦笑。
 
  在这小屋子里仅有的动物,一盆水仙,它好像也想苦笑。连苦笑好像也带有一丝不明情由的幽香。它静美,它淘气,我觉得。我想我的亲信,在这里,便是它,水仙花。
 
  暗雨落了上去,击打着瓦片。窗外的水池,马上席卷了所有的荡漾。红莲经由冲洗,愈显鲜艳,光华夺人。鱼儿迷恋的不是混浊的池水,想必便是那红莲了。借使倘使不是,却为什么总是在它的中间欢畅的游走,不忍拜别?
    写作指导
    写作素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