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 页 > 作文展示 >

挥洒翰墨才是青春

时间: 2020-05-12 14:38:30 作者:admin 点击:
  “一横长城长,一竖忆江南,一点尽人意,一提思终生。”皎洁月下,提笔落字,曾几什么时候,颜王两位大书法家是不是也在花前月下,倾听墨的低吟?“一点图画,虚无更胜简约。”挥洒笔墨的芳华,才是芳华。
 
  从书架上取下一支心仪的羊毫,摆上桌前。取过墨石,研磨,轻握墨石,在研上摩挲,不是怕弄坏了墨研,而是要悄然默默从墨石中一点一点散发出的清香。婵儿休止了鸣叫,鸟儿休止了讴歌,满屋满房惟独静静的研磨声音和淡淡的墨香环绕房梁,令民气往,使人沉醉。
 
  放下墨石,手握羊毫,站在书桌前,这狼毫羊毫,洗净后泛出他应有的色彩,一点明净,一点淡黄,提起羊毫,在墨研中饱沾墨汁,泛着淡淡的幽静,宣纸早已急弗成耐,等待着羊毫为她画上新娘的嫁衣。终究,笔尖在宣纸上划过一条条墨迹,实现一幅让人合意的佳作,这书法,素如夏映泥淖,艳若秋落枫霜。那点的留白,是羊毫为宣纸留下的清泓,带给人有限的追忆与遥想。“芳华”二字,在纸上映出本人怪异的丰姿,像是在向众人揭示着本人的怪异的魅力,有着人人闺秀的矜重,又有着小家碧玉的清雅,让人看了,也不由被这字体带入佳境,久久无奈忘记,如许的挥洒笔墨,才是芳华。
 
  空隙之时,我经常坐在桌前,研讨书法,便不负这一世的芳华,楷书的字是矜重高雅的,如杨贵妃杨玉环的丰姿,隶书的字是幽静秀美的,正如西施的美丽可恶,草书的字是豪宕又不失大气的,像王昭君普通的塞外风采,行书的字是一种怪异的美,就像貂蝉普通耐人寻味,四大字体似四大玉人,是沉鱼落雁,也是闭月羞花。这惊为天人的姿色,是哪样的引人爱怜,也难怪自古几何文人好汉为之,为书法,为尤物,竞相折腰,那末往常的我,也违心把芳华的汗水,融进笔墨,写在纸中,由于,挥洒笔墨的芳华,才是芳华。
 
  墨汁的一声惊雷,敲醒了茫然无目的我,“有底是图画,一点浓墨”古往今来,几何墨客写下不朽诗篇来赞美这中华的珍宝,时间急忙,如白驹过隙,一笑而过,我的芳华,挥洒笔墨,我不会悔怨。我的芳华没有豪情高昂,有的只是一缕墨香环绕于笔尖之上,倘佯流转,留下一篇篇蜜意款款的佳作,我要用我的羊毫,让书法走出中国,走向天下。只由于,挥洒笔墨的芳华,才是芳华。
    写作指导
    写作素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