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 页 > 作文展示 >

于冬风中嗅春光

时间: 2020-05-14 18:00:54 作者:admin 点击:
  冬日里最常做的事,便是喝热茶、念书、吃冰糖葫芦,或是坐在廊下听车笛,听楼宇间吼叫的风吹过老树,吹过枯枝、落叶。在这惨白的枯燥的冬季里,细嗅这干涩得有点燥的清凉氛围,风里的每样滋味都透着隐隐约约的香甜,却又含着一丝纤细的,不属于冬的涌动。
 
  我是不本事的住冬的枯燥性质的。冬季的萧瑟,冬季的无趣,似乎一切的性命,一切的事物都被弱化了,单剩了一个冷字。
 
  不知是谁将天地间的空调温度调到零下,叫老树在天寒地冻里摇着枯枝不停地颤抖;又不知是谁忘了交电费,早早的,黄昏就没了亮儿,硬生生把玉轮下的冰碴拉过来补光;更不知是谁抱出了厚厚的棉被,叫那些植物们安分地去蛰伏。麻雀们缩着小脑壳,一团团堆在包着薄霜的电线上,脖褶子处的羽毛乱团成肥嘟嘟的围脖儿,早没了仲夏时叽喳乱叫的神彩,草草啄几口碎渣了事;雪同样白的胖猫卧在窗根儿,紧贴着暖气片懒得睁眼答理他人,也不见它一遍遍洗脸一遍遍梳胡子了;从温暖的北国被贩到这里的花儿们,一脱离温室就牢牢闭着瓣儿,不敢伸开一个缝,恐怕哪一个小路深处会吹出来北风让它们混身颤抖;人也断不敢在冬季里太活跃——有那怕冷的心机如君王般统治者他们呢!冬季的事也是以变得由繁入简了。
 
  这时,春便无奈操纵地出现在我的梦中了。那灼灼的桃花杏叶,那小溪里新来的两尾红鲤鱼,那大片大片满山的绿草,那“踏花返来马蹄香”的怜花飞碟,另有那吟着春长春短的文人骚客,交织着谱成冬日里最惹人的梦,表面的风越是狠恶,梦里的花就愈是芬芳。醒来后,飞碟化成枯叶,花海酿成窗上的冰花儿,天上雪白的云冻成屋檐上的冰霜,我便迫切地一页页翻过日历纸,期盼着春的光降。在这迫切当中,不禁得有了些对冬的小小恼火,少不得责怪那末一句:为何这世间又要有冬季呢?!无非,我自知责怪也无用,人在某种水平下去说是无奈转变天然的,只好急啊急,等啊等,比及冰雪化成春水,比及柔风吹开迎春,比及鸟鸣叫绿了新叶。统统在变迁中是那末惊喜,又那末自在,我晓得,这是我渴望中的春来了!
 
  我开端分明冬的深意了——它费尽了苦心,用冰与雪,冷与寒包装着本人,只是为了要人们分明,要学会等,不克不及急,不克不及烦,不克不及抢季节;它奉告人们要了解停下来,要静心,要深思,要学会为了性命的迸发一点点积储气力;要学会像冬同样思索,以稳定的冷清与和蔼应凡间千变的哗闹与焦躁,永久用慌忙笃定来应答一切的艰苦;要学会像冬同样宽大旷达,永久用纯美的雪白来包容一切的颜色,以宽容心容纳统统善恶妍媸。人要学会像冬同样生存,累了快乐了就让本人宁静上去,看似有为,倒是在为以后如春到来普通大的跃进与抖擞一点点贮蓄着气力……春有春的灵活,夏有夏的活气,秋有秋的内敛,这季节间神奇的变迁,这自然界最美妙的循环,自冬起,由冬止。
 
  吸一口冬季的氛围,仍是还是的透着寒气,可是,当初我却从内里嗅到了四序的糅合,嗅到了夏草、秋橘与冬梅的游香,嗅到了马上到来的明丽春景春色!
    写作指导
    写作素材